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
« 上一篇 | 下一篇 »
| 3rd Apr 2013 | 一般 | (2 Reads)
那年夏天,歷經十七年後,終於走到求學生涯的最後一個驛站。沒有風,也沒有雨,一切都是灰色的,灰得讓人心痛,讓人絕望。 站在高原的城市裡,夏日的陽光穿透白色的裙擺,迷茫的笑臉浸著酒精的狂亂。腳步在路與路中飛快,手中的行李抵擋不住歲月的流逝,除了自己,什麼都已不再。四年來所有的悲與歡、離與合都在這個夏日裡,一起赴向盛大的死亡。 最後一次走在校園的大道小徑上,聽著廣播台特製的離別節目,在傷懷的音樂聲中回想四年來的過往,卻怎麼也找尋不到一個可以寄托的影,在忙亂與潮流中匆匆路過青春最美好的時光。此時不免心生悲涼,而更大的迷茫就在不遠的前方遙遙而望。 這座城市的午後時常會下雨,溪邊的楊柳早已打濕。明天就是畢業離校的日子,而我選擇今天走,在這個微雨茫茫的午後。我向來不喜歡什麼儀式,不喜歡人潮湧動的場景。我要一個人離開,靜靜地告別。 拖著來校時的那個粉紅色行李箱,獨自踏上去另一座城市的列車。透過車窗的雨滴,看到我唯一的好友飛快地跑來,不住地招手,而列車早已啟動。手機鈴聲響起,熟悉的號碼在內心狂跳著,“你總是這樣,做什麼都悄悄的,一個人。” 是啊,我總是這樣,做什麼都一個人,悄悄地。安靜,迷茫,孤獨地行走,哪怕是朋友,也是悄悄地告別。 午後的雨是很短暫的,然而下過雨之後天也就快黑了。在山與山間狂奔的列車,在灰黑色的四周山林裡,我的思緒蔓延無邊,卻又找不到希望的所在。 雖然要去的城市已去過很多次,但畢竟這次是去工作,少則一兩年,多則這一生。我向來喜好安靜,要求不高,只要心裡踏實就行。 要去的城市離省城貴陽不遠,擁有豐富的旅遊資源,景區甚是出名,這便是我選擇的理由。我喜歡旅行,喜歡不停地行走,安靜,一個人。這個城市就是著名的中國瀑鄉——安順。 安順很小,沒有高大的樓房,也沒有四通八達的交通,儼然就是一座小小的城市。夜幕降臨,街邊的不少商店都已關門,行人也稀少,完全不像貴陽燈紅酒綠、車水馬龍的不夜城。但我喜歡安順,喜歡它的安靜、平和、休閒。 我被安排在報社的宿舍裡,屋子不大,但足以一個人住下,倒也不覺有多少委屈。 安順城小,街上也不熱鬧,倒是看來有些古老。光滑的石板街,老舊的房屋,民族工藝品很是發達,火熱的旅遊摧生了旅遊商品的發展。 安順沒有河,城四周山上光禿禿的,連一棵大點的樹也沒有,一層層的山石就這樣地裸露著,任憑歲月風吹雨打。安順的虹山湖是我常去的地方,這是安順這座小城裡唯一的“水處”。 多年來我已形成一種習慣,每到一座城市總喜歡看看城裡的街景,再看流經城區的河流,然後就是學校。 來到安順,我當然也想去看看這座城市唯一的一所本科院校是什麼樣子。我也有中學同學在這裡就讀,理所當然得去看看。而去安順學院要從虹山湖路過,因此這一去一回的就免不了要下車去走走。迎著湖面吹來的微風,是一天疲憊散去的涼意。呆坐在一個地方,看那夕陽西下的霞光,暗紅暗紅,看那湖中的飄起微波,陣陣遠去。我的心是屬於行走的,哪怕像是這樣安靜地坐著發呆。 一個星期後,女友從江西來看我。歷經二十多個小時的行程,變得灰頭土臉的。來不及洗漱,一頭倒在床上便睡著了。 等醒來,小城的天空已經暗黑,我帶女友來到虹山湖邊靜靜地坐著,任湖風吹起。小城的夏日要比貴陽涼得多,沒有那種煩躁不安的感覺。女友開玩笑說:“從江西來到安順,有點像是從城市回到鄉村,巨大的落差。” 這晚我們坐得很久,這是我們分別八年後的首次重逢。彼此都很想念,但都因種種原因而未能見面,這次終於確定走在了一起。有時我想,一個人和一個人走在一起是件多麼困難和複雜的事,而有時又是那麼的容易和簡單。只要愛,也唯有愛。 我和女友是初中同學,初中畢業後就離別了這麼久,但我們都相信有情人終成眷屬,有緣總會在一起的。 女友大方、熱烈,而我沉默、內斂,究竟是怎樣走在一起的,彼此都不太自信。 我在報社做的是編輯職務,上午不上班,便帶女友去王若飛故居看看,畢竟王若飛是中國革命的一代偉人,他就出生在這座小小的城市裡。如果去黃果樹、龍宮或天龍之類的大景點,那又太遠了,一個上午是來不及的,因而沒有去。 來安順雖時日不久,卻也漸漸地適應了這座城市的生活。我的工作不太順利,生活很是拮据。女友不但寬慰我,還主動選擇便宜的餐館吃飯,這讓我多少有些過意不去。 我在安順的工作不順利,是不太用心,骨子裡我還是想回家的,回到銅仁我的故鄉去。 在女友來安順十多天後,我因要回銅仁參加一個單位的考試,便和女友商諒回銅仁。從安順到銅仁只能買到玉屏的火車票,而且只有下午六點的了。這意味著到達玉屏將是凌晨三四點鐘。 從安順回銅仁要經過貴陽,沿途還路過我大學後面的那條軌道,那是一條我曾經遠望而遐想了四年的軌道啊,如今它的來與去我都將穿過。在路過這條軌道時,我發短信給好友:“今夜我從學校後面的那條鐵軌穿過,看著一閃而過的校園樓房,心中湧起萬般的思緒。” 是啊,當離開後才知道它的好,一切都已成為惘然了。 一路上看著窗外萬家的燈火,女友不時問起這是哪個莊,那是哪個寨,她精神好得睡意全無。我欽佩她的年輕心態,天真爛漫,無憂無慮,彷彿看到了自己在校時的影子。 列車繼續穿梭在茫茫的群山與深深的溝壑間,那些隨著隧道和橋樑而響起的車聲,宛如一曲永不消逝的戀歌,在我的身邊永永遠遠地縈繞。 我讓女友躺在懷裡睡會兒,獨自沉默看著窗外漆黑的夜色。我內心的思緒又再一次潮湧,“一個女孩為了愛,千里迢迢日以繼夜地跟著我跑,一座城又一座城,這份愛拿什麼回報?” 看著熟睡的女友安靜地躺在懷裡,臉上的酒渦一上一下地浮動著,我彎下腰輕輕地深吻一口,感覺是那樣的幸福,那麼的甜美。 來到玉屏已是凌晨三點,出站後打的回銅仁,回到銅仁已四點過。女友跟著我到處尋找旅社住宿,那份艱辛和疲憊非一般人能夠忍受。而女友始終沒有半句怨言,她處處為我著想,給予我足夠的自尊和愛。 次日,我帶著疲憊的身心走進考場,雖知無望,卻難以放棄,只得硬著頭皮挺過去。 銅仁的夏日熱得沒法受,三十七八度的氣溫烘烤著整個城市,走在街上能感覺得到腳底水泥地裡透上來的熱氣。然而銅仁人是幸福的,清澈而明麗的錦江沿城流過,給炎熱的夏日增添了不少的樂趣。 只可惜我沒能享受,考完試就和女友就直接回松桃了。雖然松桃也熱,但松桃畢竟比銅仁好多了。松桃也是有江的,同樣明麗而清澈的松江給我們的行程找到了短暫的歸宿。我和女友來到江邊戲水,看那魚兒穿梭往來,看江水潺潺流淌,彷彿剎那間又回到了童年的時光,把所有的煩心瑣事都已拋在腦後。 安順的工作畢竟還在,把女友送回家後,我又一個人回到了安順,當我來到玉屏買好車票,身上就只剩一張皺巴巴的五角錢。來到安順,夜已很深,整個城市都已進入夢鄉。 回到安順,在忙碌而艱辛的工作裡,我時常會抽空來到虹山湖靜靜地默想,想前程,想女友,想我這一生。 我覺得水是通靈性的,水能夠明白一個人所想的一切心思,有水的地方就有生命的存在。我總是認為如果一個人受到了多大的委屈,多大的不幸,只要在海邊靜靜地坐上一會兒,聽聽海邊不時響起的浪聲,看看一望無垠的海面,一切都會釋然的。所以我喜歡水,大大的水。 不久,因薪水問題,我辭去了安順的工作,重新回到貴陽。貴陽,一座我生活了四年的高原之城,只因短暫的一月之別,已變得全然陌生,再也找尋不到曾經的感覺。或許我要的不過就是一種感覺,一種歸宿的感覺。 從安順回貴陽的那天早上,傾盆大雨,我早早地起來,盡量不打擾同事。一個人去叫出租車開到樓下來,等我把行李搬到車上時,全身都已淋濕透了。突然就有一種漂泊流浪、流離失所的落迫感湧上全身,心裡真不是滋味。窗外不停的雨柱直往下掉,路面濺起的水流又重重地往下落,不多久,車輪胎已浸在水塘裡,彷彿我的心事再也轉動不起。 回到貴陽暫住好友處,畢業那麼久第一次去人才市場找工作。來來去去兩個星期,看到的都是那麼幾個單位,職位也就那麼幾個,和自己想要的天差地別。此時方知生活的不易,工作的艱辛。 女友總是不斷地打來電話安慰我,知道我沒錢,便要我去她家住上一月。我想想,與女友相處的時間也不多,公務員的考試成績也還未知曉,而找其它的工作又不如意,何不去女友家陪陪她?這樣想便去女友家度過了一個月的美好時光。 而我的心卻不安定,總在想工作和前程的事,這讓女友既心疼又難過。 在這一個月裡,我和女友悄悄地回中學母校看過一次,現在的母校已是全新的面貌,當年我們就讀的那些教學樓早已不復存在。其實人也是這樣,過去的只能是回憶了,再也不會重來,每個人都是在自己的人生記憶裡舞蹈,在憧憬中歌唱。 多麼熟悉的路,多麼清晰的記憶都抵擋不住時光的流逝,歲月的老去,才發現,不知不覺中自己已走過生命中的第二個本命年。 九月臨近了,女友還有一年的學業,還得回到江西去完成,我也在這裡住得太久,所有的考試成績我都沒有希望,只好回貴陽找其它工作。 從銅仁去南昌的車票是凌晨四點,我和女友找好住宿後,便來到錦江邊散步。河裡洗澡的人們是絡繹不絕,一批走了一批來,不停的更換。男的女的、老的小的都在河中自由地暢泳,毫無忌諱地各自狂歡。這是這座小城人的幸福時刻,是夏日裡一天中最美好的時光。 我和女友手牽著手沿河邊從下游往上走,幾里路的河段人潮湧動,戲水聲、歌唱聲不絕於耳。一向喜好安靜的我看到這場景也不覺是那麼的煩躁,反而輕啟幾分欽佩來。女友在旁言道:“其實小市民的生活也挺幸福的,只要把生活過得安穩踏實就行,沒有太大的想法,不虛榮。” 凌晨四點,從成都開往南昌的列車準時停靠在銅仁站台上,女友上車正好坐在窗邊。五分鐘的停站是那樣的快,而女友脈脈的注視和輕搖的手直到列車隱沒在夜色之中。女友的離去,使我的心一下子空了許多。流逝的光陰使得多少悲歡離合幕幕開啟又併合,如果時光能夠凝固在這一點,那將是怎樣的一幅精美圖景啊! 第二天,路過熟悉的驛站、熟悉的風景,我又熟悉地來到了陌生的貴陽,開啟新的人生旅程。 和朋友在郊區合租房子,開始找工作混生活,揣著女友給我的幾百塊錢艱難地挺過一個月,又參加了一個事業單位的考試,雖然成績未公佈,卻是明知沒有希望的,便再一次去人才市場。幸好,這次終於找到了一個專業對口的工作。 工作沒幾天,轉眼又到了國慶中秋節,女友說要來貴陽玩,實在無奈,只好向家人求助,這是我一直都不想的。覺得長大了,應該自食其力、自力更生,更何況家人辛辛苦苦把自己送上大學,畢業了還得從家裡拿錢,這份苦楚有誰能懂?可我還是無奈地把求助的手伸向了家人。 女友的來訪很是令我高興,熱戀中的情侶往往都是日別若年,恨不得日夜相守,一生相隨。 按法定假日,公司好放足了十天的假,使得我和女友可以玩上好些日子。我最想帶女友去的是黔靈山,這是貴陽最高的山,登上此山能把貴陽覽個遍。女友剛來貴陽,對整個城市都不熟,讓她站在山頂上看看也是好的。進公園後,女友玩得正歡,不料在休息的空隙說起家事突然哭了起來。此時我才發覺,其實我並不懂眼前的這個女孩,堅強得那麼脆弱,她的成長是那樣的淒苦,傷痕纍纍。 當我們終於爬上山頂默默地靜坐,看著山下的城市時,心中的悠遠和落寞便隨四處飄來的風穿透全身。我們從鄉村奔赴城市,苦苦求學,為的不就是希望未來能夠幸福地生活,遠離那窮鄉僻壤的村莊嗎?然而畢業後卻依然四處漂泊流浪、流離失所,未來的路又在何方呢? 看著城市的座座高樓,看樓裡的個個窗口,看著看著,不禁在想,如果高樓裡有一個窗口是屬於我們的,那該有多好!女友不住地感歎:“偌大的一個城市,卻沒有我們的容身之處,總這樣漂來流去,想想這人生還真是不公平。” 其實我帶女友來黔靈山還有另一個目的,希望在以後我們的回憶中能夠想起這個片斷,登黔靈山並非易事,沒有足夠的體力和毅力是難以爬到山頂的。或許一切美好的東西都需要一番艱辛的付出吧! 那天我們在山頂坐了很久,直到夕陽西下,城裡的華燈已開始初上,才起身下山走出公園回去。 中秋節那天,我們到城裡去逛街,女友喜歡逛街,走起路來卻走不出好遠就喊累了,逛了一天下來已是累得不行,跑到河濱公園找地方休息,不料所有凳子都坐滿了人,女友實在太累,心一急乾脆坐在了地上,讓人哭笑不得。 我們在沃爾瑪買東西時,我想多買點,覺得來這麼一個大商場,買點東西太少不好看。而女友覺得現在沒錢,省著點花的好,買點就夠了。為此我們吵了好久,她乾脆拿起東西自己付款去了,說我死要面子,來沃爾瑪買東西少了都不敢去櫃檯付款。其實跟女友在一起雖然經常吵架,卻也蠻好玩的。 過完中秋,國慶長假也就快結束了,我帶好友去青巖古鎮買戒指。這裡有很多的銀戒,花樣繁多,而且貨真價實。另外,這裡還有聞名遐邇的玫瑰糖,這是我特別喜歡的,可以讓女友嘗嘗。 走進青巖,就好像進了六百多年的歷史之中。那種古樸、滄桑的感覺撲面而來,從城中一頭扎進去,一時間還真有些不適應。不過旅遊的人那麼多,很快也就不覺得了。 青巖是一座滄桑的小鎮,被時光摩擦得光滑清亮的石板街道,被歲月燻黑的老舊房子,低矮的木瓦房在窄窄的街巷裡排成兩排,綿延遠去,煞是好看。 熙熙攘攘的人群穿梭往來,女友走在其中很是興奮,一個鋪、一個店地看著那些精美的飾品。那些銀白的戒指雖不怎麼值錢,但卻亮得明麗,是我和女友喜歡的那種亮白,若月光般。 有時我真想就在古鎮裡租間房子住下來,看著來來往往的人們,不同年代的服飾裝扮,倒也覺得自有一份愜意。日日夜夜迎著朝霞又送走晚霞,在小鎮上的青石板上來回走動,左瞧瞧,右看看,儼然一份家長裡短的鄰居樣兒,融入小鎮,融入逝去的光陰。 女友滿載而歸,幸福得像個小女人似的,有時我想,其實熱戀中的女人挺容易滿足的,一件小小的東西都能讓她高興好久,就如一場戀愛足以支配一生的婚姻。 假期結束,女友照例要回到江西去上學,臨行的那天晚上,貴陽飄起了綿綿的秋雨,給這份不捨的離別增添了一份傷懷的愁緒。 從昆明到南昌的列車途徑貴陽是凌晨一點,時間尚早,女友提議去上網。看著左鄰右舍的人們都歡快地在網海中暢遊,我卻怎麼也無法潛入進去,我的心飄浮在海面上,努力地尋找女友偶爾飄過的愁緒。 送女友上車時沒能買到站台票,只好遠遠地看著她走進候車室,那個弱小的身影,那個躺在我懷裡哭泣的女孩,“這長夜漫漫,路途遙遙,她能照顧好自己嗎?” 當我轉身回到網吧,所有的睡意都隨女友的離開一起帶走。掛著QQ,看著幾百號人的頭像,卻沒有一個可以傾訴。女友的QQ依然掛在這裡,我就右手用我的QQ發過去,再用左手用女友的QQ發回來。這多麼無聊而空虛的夜晚,使我沮喪得如此瘋狂。 節後的生活一如既往地忙碌,夜以繼日,從來就看不到白天的天空是什麼樣子。早上天未亮就得起床,上班要坐一個小時的車,晚上往往要加班到天黑才疲憊地回家。生活的無奈讓我在瞬間成長了許多,也懂得了父母一生的辛勞。 為了生活,一旦忙碌起來就忘記了時光的飛逝,轉眼間畢業已半年。當小師弟小師妹們前來公司實習的時候,才發覺新的一年已悄然過了很久。春節即將來到,那漫漫的回家路既讓我期待又讓我懼怕,一顆心總是懸在半空中,搖來晃去,總也無法落定。 父母要我帶女友回家,而女友說這可能是她最後一次和家人過年,以後的意義就不一樣了,因此今年是不能和我回家的。這我也能理解,可是,又有誰能理解我呢? 在春節之前我去了一躺昆明,開啟一個人的春城之旅。昆明和貴陽都是雲貴高原的兩座城市,我相信它們不會差別太大。但事實上卻不是這樣,春城就是春城,昆明的冬天溫暖如春。從貴陽穿過去的外套到了昆明就可以收起來放進行李箱了,一件襯衫就夠。在昆明的大街小巷裡,幾乎找不到一個身穿羽絨服的人,個個都一身輕裝,精神而自信地行走。 昆明的城市很美,樓不高,但很大,道路乾淨寬廣,秩序井然,綠化更是讓人讚歎。剛來昆明就立刻喜歡上了這座城市,這是我之前沒想到的。我一向認為昆明太靠邊了,不會太發達,頂多算個中小城市。而事實上,這座擁有六百多萬人口的城市大大地超過了貴陽。 一個城市的發達與否,其實只要看幾樣東西就可以,樓房,交通,銀行,學校。昆明的樓房佈局整齊劃一,交通錯落有致,很行眾多,可以說超過貴陽的好幾倍。 昆明雖然也是一座高原之城,但卻很平坦,不像貴陽插在山中一樣。昆明的四周山上綠樹環繞,山不高,樹卻很密。只是這裡的山林似乎都是灰色的,像是佈滿一層厚厚的塵土,不像貴陽的山那樣青綠。 昆明的風很大,很乾燥,吹得讓人有些發抖,想躲。本來是很好的天氣,可以出門去轉轉,可這風一吹就讓人縮回了頭,打消子出門的想法,乾脆在旅社裡倚窗而望。 我的昆明之行很簡單,很陌生。只是想來看看這座城市是個什麼樣。傍晚我走在陌生的街巷裡,穿梭在來來往往的人群中,實然覺得漂泊的旅程並不像想像的那麼瀟灑和歡樂。而是在最接近春節的時候更為想家了。再美好的城市,再溫暖的地方比不上故鄉村莊的溫馨。兩天後我又重回到了貴陽。 走出貴陽火車站,我做的第一件事不是去欄車,而是穿上外套。從昆明回來才感覺到貴陽是那樣的冷,更冷的是在門口等候的卻沒有一個是我的朋友或親人。 再過兩天就是春節了,家裡已來過多次電話要我回家過年。家裡雖然兄弟多,但都出門在外,留在那個村莊木屋裡的就只有雙親二人,孤苦零丁地相依為命。我剛畢業,我的回家是他們最為期待的。可我自畢業以來一直漂泊在外、流離失所,也身無分文,怎好回家?拿什麼面對年邁的雙親呢? 當除夕之夜我的四周響起不斷的鞭炮聲時,我知道在那個遙遠的村莊裡,雙親落淚了,我也落淚了。 晚上七點,我從網吧出來,走在茫茫的細雨中,街上淒冷無人。街邊的商店門緊閉著,屋裡是歡樂的笑聲,幸福地團聚。我獨自一人走在街上,任那寒風細雨不住地吹打,凍紅的臉龐,淋濕的雙眼,是那樣的冷,冷到心底。我坐在空空的公共汽車裡,那麼短暫的路程,彷彿走過了成長以來的那麼多年,我的良心,我所有的榮譽都在這一天消逝了。 我回到出租屋,泡上方便麵,把自己裹在被窩裡,捲縮在床角落低聲地抽泣。把手機關上,害怕聽到阿媽的聲音,害怕心碎時刻的到來。很多時候我都是這樣獨自一人在床角里哭泣。不敢面對灰色的天空,不敢面對阿媽燦然的笑臉,不敢面對這麼多年來的所有美好的過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