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
« 上一篇 |
| 8th Apr 2013 | 一般 | (1 Reads)
時間,像一條無窮無盡的大河。 任何謊言在其中終會現出原形,任何進步的沙粒在其中終能淘成金子。 個體的生命,只是河中來去匆匆喧逐不息的航船。無人能選擇生於哪條航道:或許畢生在小溪山澗打轉,甚至不時觸礁擱淺;或許一路順風順水,猛地跌下瀑布;或許峰迴路轉駛入干流,有機會“百舸競渡”搏一把……哪怕父母為你打造一艘泰坦尼克那樣的華麗巨輪,也難保在變幻莫測的航程中不撞上冰山。 但人畢竟比林清玄所說的“寫在水上的字”更有主動性,因為你可以掌控眼前尚握在手的舵。像影片《完美風暴》裡的漁船,即便終究無法抵抗巨浪,浮在水面就該堅持航行,證明自己的存在價值。不要流連於靜水溫柔鄉,也不必把過往記憶的重量全壓在船上,否則只會深陷漩渦。同時,當心前方誘惑你的桃花源,因為它也可能是張開大嘴的暗河。 朱自清在《匆匆》一文裡感歎走一遭人間兩手空空。一個旅遊者能說得清自己收穫了什麼嗎?不同的航段自有不同的風景——歡樂痛苦都將過去的,抱怨“岸移船不動”的時候,你已然不是十分鐘前的自己。夠勤快再沿途多打些魚吧,揮灑滿身臭汗,換來更滋潤的日子和更充實的頭腦。有人說:“我忙碌半生怎麼又回到原點?”那也許是誤入回水河汊,現在剛剛上正軌呢。 途中會遭遇許多別的船,無論同行多久終究是各有各路的個體。你愛的人從別的船登上你的甲板,某天她可能又去另一條。如果真能與誰同舟共濟一生,必定是上帝送來的禮物,應該好好珍惜。 時間長河勢不可擋,卒莫消長;每條船的保修期卻有限,星球、皇帝、蚊子在這方面一律平等。船太老太破會沉沒,靈魂回歸天堂或判入地獄。假如邪惡如希特勒,你的殘骸碎片漂到哪兒都要挨一口唾沫;假如偉大如托爾斯泰,你的思想將化作江上清風,繼續推動人類前進。 不過那都是別人旅途上的事兒了。重要的是捫心自問:我這趟人間之行是否無悔?